exists

存稿,存脑洞,存黑历史


遗世独立的理想乡

存稿7.22(龟速存稿)

*百合
*无科学依据地胡扯


  天空下起了雨。
  雨水打湿了路面,灯光也溶解在雨水中。
  我撑着伞站在十字路口,等待着下一个绿灯。
  距离绿灯亮起还有六十多秒,这种碎片时间比想象中要长一些。百无聊赖借以东张西望打发时间的我注意到了路的对面的一个无比熟悉的身影,我所仰望无数次的身影。
  那是我所憧憬的她。
  我从没想过会在在学校以外的地方看到她,尽管我们相熟。
  我也未曾想过在我走过马路之后,会看到她似是有意而为地站在我面前笑着向我伸出手。
  “难得啊这样都能见到你,要一起去逛一逛吗?”车鸣,人的私语,红绿灯机械的计时音……世间的声音在雨中显得有些暧昧不清,她的言语例外。
  记忆里我们结伴出外次数少之又少,我很少主动约人,她特别不喜欢出门,这样的偶遇是第一次。
  “你想去哪?”突然提出要与我通行的她随意地问我。
  “啊额随便你喜欢。”
  我们撑着各自的伞走在一起,没有离得太近。
  雨声突然变得有些急促,“啪嗒啪嗒”的有点像是心跳。
  “据说这里的奶盖不错哟。”看着雨有愈下愈大的趋势,她领着我到了附近的一家店,选了一个靠窗的座位,与我相对而坐。
  她突然说了一句在旁人听来着实摸不着头脑的话:“一位文坛大师辞世,告别仪式结束时,忽然下起了雨。一场早春的小雨。”*¹
  “《goodbye》吗?
 

评论